7年,這是李某離開祖國逃亡菲律賓的時間。如果沒有江北警方歷時兩個多月耐心細緻的規勸工作,李某自己都不知道還要在菲律賓生活多久。  
  “那裡過的生活,真的生不如死,語言不通,又怕被髮現,白天根本不敢出去,晚上出去又怕被人敲詐勒索。”出國前,李某不僅當過村長,還辦過企業,又寫得一手好字,更是畫得一手好畫,在當地非常有名望。可在菲律賓,他只能到當地人家裡做佣人,給人家燒飯帶孩子,艱難度日。昨天,江北警方召開新聞發佈會,通報成功歸返一名潛逃菲律賓7年之久的境外逃犯。
  □通訊員 楊熙瑾 林俊
  記者 鄭振國
  生意失敗騙人錢財,逃往菲律賓待了7年
  李某的老家在福建石獅市永寧鎮。在那裡,他有自己的航運企業,是別人眼中的大老闆。李某心地也比較好,還時常幫助別人,曾經就資助過一個貧困學生,一直供他大學畢業。
  2006年,商海風雲驟起,李某經營不善,導致了公司的大量虧損。就在這種情況下,李某走出了他一生中最後悔的一步——將抵押給當地信用社的散裝貨船,又再次以270萬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寧波張姓老闆。
  交易完成後,張老闆去拿船,這才發現對方因還不出當地信用社貸款,船早已被當地海事局查封並拍賣。如此一來,張老闆付出去的270萬元一下子就打了水漂,馬上向警方了報了案。
  面對這樣的結果,李某想著去找在菲律賓的福建老鄉籌錢還款。2007年12月4日,他從廈門坐飛機去了菲律賓,結果錢沒籌到,他也就正式開始了在菲律賓的逃亡生活。
  雖然李某去之前,小兒子和女兒已經在菲律賓定居生活。但李某不敢跟子女住在一起,而是住在另一個小島上。由於語言不通,年紀又大了,工作非常難找,他只能到當地人家裡去,給人家做佣人。這樣一做,就是7年。在這段時間里,他先後生了4場大病,體重降了20多斤。
  警方追蹤不放棄,通過家屬展開親情規勸
  7年來,江北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始終沒有放棄追捕,多方查找線索。警方趕到李某的老家,查找關係人,經調查發現他的家人都已經外遷,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。今年,警方通過深挖排查,終於成功跟李某在北京的大兒子取得聯繫,從而初步確定了李某在菲律賓的活動軌跡。“父親這幾年在菲律賓過得很辛苦,年紀大了,也很思念祖國,但心中還是有很大的顧慮不敢回國。”李某的大兒子告訴警方,他老婆前不久剛生下了雙胞胎兒子,父親也很迫切想看到雙胞胎孫子。
  其實,早在2010年,李某的大兒子就偷偷跟張老闆協商溝通過。當時,他自己家裡條件也不好,根本無法承擔起如此巨大的一筆錢款。但他還是賣掉了自己在北京的房子,替父親還了30萬元給對方。
  得知這個情況後,江北警方隨即趕到北京,跟李某的大兒子進行溝通,希望他能積極勸說父親主動回國自首。今年10月16日,應公安部“獵狐2014”專項行動要求,公安部國際合作局赴菲律賓執行辦案任務,江北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張副大隊長隨團辦案,前往菲律賓對李某再次展開勸返。
  “在菲律賓,李某還是不願意出來見面,但見到了李某的小兒子。”張副大隊長說,一開始,對方非常警覺。原本,兩人約好了見面的地方,但臨見面的時候,發現對方不是李某的小兒子,而是他小兒子的朋友。“他看到我是一個人來的,才把我帶到一個茶樓里,去見李某的小兒子。”張副大隊長說,正是通過一份份的誠意和信任,李某從最初的害怕抗拒逐步向配合轉變。
  7年後回國自首,流著淚體會祖國的溫暖
  最終,李某決定回國自首,並寫下了一份保證書,保證在11月下旬前到寧波江北公安分局投案自首。
  10月30日,李某在小兒子的安排下,搭乘一貨船,從菲律賓回到了福建。11月3日凌晨,到了福建後,生怕出現意外,李某的大兒子自己開車將父親從福建帶到了寧波,去江北公安分局投案自首。
  走進江北公安分局的那一刻起,李某懸著的心終於徹底的安定了。講起這7年的國外逃亡生活,今年已經64歲的李某流著淚,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:經過這一過程,我從擔心、懼怕中慢慢平靜下來,充分體會到公安機關依法依規辦案,透明公正,深深地感到公安民警不辭辛苦,為輓救每一個人所做出的努力,在感動之餘,也從內心體會到了祖國的溫暖。
  目前,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創作者介紹

暑期工

eq16eqei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